万变不离其宗!小方永远TOP 💖

【诚韦】重庆之春(六)

过渡章节。也算是久久未写的复健。大家看看,重点在下一章。哈哈哈。上一段在这里:【诚韦】重庆之春(五)

 @邊草無窮日暮 原谅我又拖了这么久。

——正文——

第二天一大早,方孟韦便急匆匆回到党部,到了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阿诚打电话欲说明爽约的缘由。结果没有找到人,被告知阿诚先生跟随明楼先生外出办事,几天后才能回来。听到这个消息,他也只得暂时按下内心的歉疚。

 

几天时间转瞬即逝。到了周末,嘉陵饭店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晚宴如期举行。出席宴会的多是外国使节和党政军高层,因而饭店周边十步一岗五步一哨,明哨暗哨戒严得紧。

与会嘉宾俱是盛装,方孟韦自然穿了一身笔挺青年军制服,英姿勃勃,他跟着姑父入了会场,见到了父亲,以及父亲身边的程小姐。一见那仪态万方的娇柔女子,他的面色瞬间阴沉下来。她怎么来了?

方步亭和程小姐自是察觉出方孟韦一脸的不虞,方步亭不吭声,程小姐更不会说什么,嘴角噙着得体的笑容。

 

蒋宋夫人此刻在美国,晚宴由孔先生主持,祝酒词主旨一是庆贺欧洲战场的胜利,二是抗日战争胜利指日可待。

这样的场合,少不得敬酒饮酒。方步亭领着小儿子分别拜识了几位高层和外国使节。

方孟韦跟着父亲一边陪说场面上的话,一边白酒、红酒、香槟轮番下肚。没多时他白净的脸上便透出一层粉红。胃被酒精烧灼有点难受,想吃点东西垫一垫,好不容易回到自己的座位,但是对着面前的山珍海味,又一点胃口也没有。只是口渴。他咕嘟咕嘟地喝着茶,仍觉得口干舌燥,脑子倒还是清醒。

 

宴会结束后依照惯例便是热热闹闹的舞会。适才还绷着架势的官员们,这会儿便可以稍微放松下来,邀请相熟的太太小姐共舞。

方步亭领着程小姐在舞池里跳起了第一支舞,女性袅袅娜娜的倩影,曼妙的身姿美如画。方孟韦看在眼里,心里很不舒服。他还依稀记得小时候母亲陪父亲跳舞的场景。温柔恬静的母亲,儒雅内敛的父亲,多么登对。

 

方孟韦坐在卡座里,百无聊赖的啜着一杯冰水。衣香鬓影的场合他甚少参与。满场的酒香、脂粉香、各种混杂的味道让他难以适应。嘈杂而压抑的环境,更是让他头昏脑涨。

 

“不去跳一支?”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方孟韦循声抬头望去,面前的人让他的眼睛一定,“阿诚先生?”

阿诚微笑着解开西装纽扣,在方孟韦对面坐下。习惯性环视了一下四周,目光刚好同谢培东朝侄子投来的关切目光碰上。阿诚浅笑着点头朝对方致意。

“你回来了?”方孟韦呆呆地问。

阿诚看回方孟韦,笑出了声,“事情办完了,该回来了。”见方孟韦脸颊微红,眼神清亮,露出了与年龄相符的少年模样。有穿着时髦的年轻女郎上前邀请他跳舞,被他婉拒。“想跳就跳,不用管我。”忍不住出声调侃。

摇摇头,大方地说,“不会。阿诚先生怎么来了?”

“跟明先生一起来的。”

顺着阿诚的眼光看去,方孟韦瞅见了正同孔先生谈笑风生的明楼先生。点了点头。“那天……”抱歉地开口。

甫一说话,就被端着酒盘走过来的服务生打断,“请问先生需要喝点什么。”

阿诚礼貌地摆了摆手。待服务生走远,接过了方孟韦的话头,“不用在意。我看到中央银行的车进了党部,便知道怎么回事。”又试探着问,“你现在可以走吗?”

“走?去哪儿?”

年轻人懵懵懂懂的表情,有些可爱。阿诚抿了嘴想笑。不知道是该说这孩子被过于严格管教了,还是平日真的自我约束得紧甚少参与各项娱乐活动。

“法国大使馆附近的酒吧今天晚上有个庆祝晚会。都是军官军士,没有这么多条条框框。”

法国大使馆,离家倒是很近。只是这个时候不知道还能不能赶得上轮渡。方孟韦寻思着。“你去了南岸,那明楼先生不就一个人在这边?”

“车子留给他开就是。”阿诚无所谓。“来之前都给他说了。”

方孟韦有点心动,“那我去问问父亲。”说完起身朝方步亭走去。

 

方孟韦得了父亲的同意,跟着阿诚从嘉陵饭店出来,往储奇门码头去。

因着周末,半岛上很是热闹。霓虹闪烁,人头攒动。街边的茶馆里喝茶听戏打牌的,人声鼎沸。

 

上了船,船舱里有点闷,两人索性走出来并肩站在船头。

军装外套早就脱了搭在手上,单穿着宽松的衬衫。初夏轮渡上的江风,忽忽地扑入方孟韦怀里,将衬衫吹得鼓鼓的。他扶着船舷的围栏,看江面倒映的点点灯火,听马达嘟嘟哒哒的声响,风带走了一身的汗气、酒气,心中惬意而畅快。

 

适才在码头,两人碰上了一位卖花的老太婆。她手里余了三五把栀子花。阿诚见那花像是新剪下来的,理得整整齐齐,正舒着花瓣,吐着浓香,一股脑将那几把全买了。又顺手挑了一朵别在西装领的扣眼里。

 

这会儿两人站得近,江风顺路将栀子的芳香一阵阵地送进方孟韦的鼻子里。惹得他不住侧目。瞅着阿诚从头到脚整齐服帖的样子,只是西装下摆被俏皮的晚风拽着往后扬。再对比自己,不由得起了调皮心思,“阿诚先生立在船头也能做到临风不乱,不愧是仪表优雅的绅士典范。”

知道他在取笑自己梳理得油光水滑的头发,“我头发是自然卷,打理不好实在是有碍观瞻。”

老实的方孟韦真信了他的话。一副认真思考的表情,逗得阿诚哈哈大笑。

捉弄不成反被人将了一军。方孟韦也不恼,嘿嘿一声,“政客做派。别朵花又跟小开一样。”出口的小开二字净得吴语真传,转回头继续眺望南岸山坡上错落有致的光点。

阿诚假装轻声抱怨,“小开,侬晓得萨叫小开伐。”

 

方孟韦未再搭话。脸上挂着舒适惬意的笑,一心沉浸在风声、波涛声交织而成的自然声乐里,轻柔的节奏比舞会上萨克斯吹出的曲调更让人陶醉。

心底渐渐升腾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感受——自由和放松。

-TBC-

下一章差不多小方对阿诚的感情该升华了。重度拖延症患者,说得就是我。


评论 ( 7 )
热度 ( 1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