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变不离其宗!小方永远TOP 💖

【b站金曲系列/开饭】卖鱼佬也敢见异思迁

本文参考曲目:《3年目の浮気》(链接:http://music.163.com/#/song/4902185/)

——正文——

晨光微熹。
滨海市场渐次热闹起来。送货的、提货的、赶早市买尖货的、忙着抢占摊位的,卷帘门的哗哗声、摩托车的喇叭声、讨价还价声、叫卖声,整个市场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水产区的一家门市早早地开了门。鲜鱼在水箱里游来游去,甩着尾巴浑身透着新鲜劲。
赶早的阿姨等着老板剖鱼,熟稔地跟他聊起天来。“周老板,最近杀鱼技术下降了哦,昨天回去鱼身上还有大鳞哦。”
被称为“周老板”的汉子,手上刮鳞的动作没停,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手中正处理的鱼,舔了舔嘴唇,“今天保证给您清理干净。”刮鳞,掏鳃,剪肚,抽线,手上动作看得人眼花缭乱。不大一会儿一条干干净净的鱼便成了。买主显然满意今天的鱼,脸上笑开了花,几下给了钱,不忘夸奖一句,“周老板这技术可是市场里独一家。”
周老板憨憨地笑了一下,眼睛下面堆出两三条长长的笑纹。
这边客人刚走,又来一波。等到早市的忙碌过后,周老板已经累得不想说话了。他解了皮围裙,露出下面深灰色贴身t恤裹住的精壮的身体。他这宽肩细腰的好身材,惹得远处的卖菜小妹往这边瞅了好几眼。对着他前胸后背的汗印,卖菜小妹拧烂了一块手帕,但她实在是没胆子问“周老板你家缺洗衣工不?”
周老板可不知道这些,洗了手,往躺椅上一倒,大茶缸子里面的冷茶刚进了嘴,肚子便叽里咕噜地叫起来。他下意识地朝进市场的路上望去,却没有望到想望到的人。他一脸懊恼,蹭起身从兜里摸出两个冷馒头干巴巴地啃起来,看上去好不寒酸。

“哟,周老板,今儿咋吃得恁寒酸。”对面摊位卖猪肉的小哥起哄,“媳妇儿呢?”说罢还不嫌事儿大地嗦了一口保温桶中的面条,媳妇儿刚送过来的。周围人吃吃地笑起来。赶早的客人差不多散了,这会儿大家轻松了许多,一边张罗着生意,一边跟着熟人开了玩笑。
周老板没理这些看热闹的家伙,干脆挪了椅子甩了大家一个背影。就当背后那些嬉笑声不存在。
虽然面上一副不与你为伍的淡然表情,其实周老板内心相当苦逼。

这事儿说来话长。

上个月,他在市场卖鱼,碰上了一位重要的客人——李熏然。既然是重要的客人,周老板自然是客气接客气送,脸上挂笑。李熏然脾气性格好,也很客气,一说一笑,圆眼睛笑起来迷死人不偿命。一来二去的,周围人开始瞎起哄,说的都是些荤话,什么“家中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之类。
身为号称不惧内的大老爷们,周老板秉承着清者自清的古训,懒得同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计较。人李熏然是谁,市里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年轻有为,还是自家小弟的上司。我自烧我的高香拜我的佛,不与你们这些没眼水的家伙多言。
老祖宗也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句古训,周老板怕是忘了。虽然这在他看来,并不是坏事。
这头他卖着命讨好自家弟弟的顶头上司,那头家里人便知道了,好巧不巧,人家还抓了个周老板的现行。

那日周老板爱人亲自送面来,见着周老板正眉开眼笑地给李熏然选螃蟹,面前缸子里的选了还没够,又从里屋库存中选了好几个个大的。周老板面上的表情,可以说是要多热情有多热情,要多狗腿有多狗腿。算了账,周老板豪迈地将零头抹了不说,又额外送了几尾鲫鱼。李熏然怎么也不好意思再要那几尾鱼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周老板正忙乎地劝李熏然收下鲫鱼,“今天收货的时候别人送的,没收我钱。回去红烧了、熬汤,怎么都好。”
斜刺里一个没啥温度的声音传来,“周老板,在忙?”
周老板循声望去,自己那口子闲闲地站这在一旁。脸上挂着笑,嘴里却含着刀,吐出来句句是箭,声调要多怪有多怪。
周老板瞬间僵硬。
李熏然转了头来看,并不认识来人,还以为是新顾客,便不打算再多谦让,耽误人家做生意,不客气地收了鲫鱼,给了钱,念了一句好,“谢谢周老板招待。这家店老板人实在,童叟无欺。”还顺带向范老板打了个广告。这才挥手告别,露出他那标准的暖死人不偿命的微笑。
李熏然生得好,身长条顺,巴掌大的小脸蛋,一笑起来眼睛里都是花花。
招待!招待个毛!笑!再笑老子命都要没了!周老板内心寒风呼啸。

二人目送李熏然走远,周老板瞅着自家那口子,“你,你咋来了?”周老板居然有点磕巴。
“我来不得?”
眼看着自己那位一张粉面成了白面,眼睛里的刀子都可以把自己身上戳几个窟窿了。加上周围不时投过来的好奇的、打量的、看好戏的、不明就里的目光。周老板忙捉了对方手,牵进了店里,摆了凳子请他坐,一时嘴笨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讷讷地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周老板那口子姓范,在市场外头开了家面馆,专门做手擀面。范老板那可是市场一枝花,不对,市场一颗草,也不对,总之就是没人不夸他俊的。刚猛一见到细柳条般的李熏然,对比自己的“虎背熊腰”,再想到人眼里开的是花,自己眼里……草都长不出来更别说花了。范老板自然相信周老板是既没有贼心也没有贼胆。可,就是,心里咋不对呢。
此刻范老板见周老板这幅缩手缩脚小心谨慎的样子,心底有点火起,不由得眼睛翻了翻,“那是哪样?”
周老板搓了搓手,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外头便有人喊,“老周,买鱼!”
这边话说半截,外头生意又来了,周老板急了,干脆撂下一句话,“晚上回去给你说。亲爱的,别多想啊。”说完吧唧一下啃了对方嘴角一口,转身招呼客人去了。

范老板琢磨着回去了。琢磨着琢磨着,便给范记面馆挂了歇业的牌子。
周老板回家顺路叫人,见到了歇业的牌子,还没有引起重视。回家一看,屋里也没人,打电话关机。周老板心底直叫不好,火急火燎的问了一圈人,都不知道范老板去了哪。更是急得他快要上房。这头好不容易打通电话,人在那头轻飘飘地回答,“出去玩儿去了,过几天回来。”
周老板心想人没事儿就好,傻乎乎地问,“出去玩儿钱够么?”
范老板哼了哼,“老子比你有钱。”
“嘿嘿嘿,谁让你当家呢。”
得,周老板忠心还没表够,电话就挂了。

过几天,又过几天。
这一过就过了好几天,家里冷锅冷灶也就算了,冷被窝着实让周老板受不了。打电话找自己的宝贝弟弟陪吃饭,结果被告知外出公干,原话是“哥你自己超!”
超!超个毛线!
周老板好孤独。
范老板玩儿得开心,周老板过得伤心,一天到晚不得劲儿。
然后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有一搭没一搭地啃着馒头,一点味道都没有。周老板再次回味起范老板亲手揉的面亲手擀的面了,那弹劲,那麦香,那浇头,那肉片,那油珠,那葱花,好吃好吃好吃好吃!
周老板咂了咂嘴巴,想有什么用,连碗热乎乎的面汤都喝不到。摸出手机给范老板发短信,“亲爱的,你好久回来,我都快成了市场的望夫石了。”
时间过了好久好久,范老板才懒洋洋回了俩字,“勿忧。”周老板嘴里的馒头哽不下去了。
这头心气儿还没顺,那头范老板朋友圈紧跟着发了一张亲密图片,是他和一陌生男性的合影,并留言“我们川儿[红心]”
周老板一瞬间炸了毛。心里的酿醋缸子酿酱缸子稀里哗啦碎了一地,满心的酸、咸、苦。

晚间他一个人喝了一顿闷酒,揉了揉心窝子,回忆了三年来自己和范老板的点点滴滴,长叹三声。
周老板开了窍,知道范老板为啥溜达出门了,因为他对范老板的心情有了同感。
他不知道第几次拿起手机看着自家川儿那笑开花的脸,内心荡漾起好几圈涟漪。又看了看那个梳着油头看起来平头正脸的家伙,很是评头论足了一番,好不容易找着一个自己比对方好的地方,嘁了一声,“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眼瞅着月饼节要来了,周老板天天短信早请示晚汇报,可范老板还没有回家的打算。
周老板心急如焚,“川儿,要我给你订机票不,这马上要过节了,机票天天涨价,提前订了我好来接你给你搬行李。”
这一次范老板没让周老板失望,报了自己回程的时间。
周老板早早地关了店子,把自己里里外外洗刷干净,胡子修剪得整整齐齐,头发理得清清爽爽,马不停蹄地来到出口等候范老板。

远远地瞧见范老板拖着行李,甩着大长腿,架着大墨镜,慢条斯理地往外走。那身板儿,那步子,怎么看怎么好看,怎么看怎么帅气。周老板脸上笑开了花,嘴巴咧到了耳根子后,你说我咋这么有福气找到这么好看的人儿呢?
范老板粉面粉嘟嘟的,一看就是这十来天过得滋润得不得了。见了周老板也只是扬了扬下巴,就算是打了招呼了。
“玩儿得怎么样?想吃啥?”周老板殷勤地问。
范老板哼了哼,“螃蟹有吗?”
“有,有,有。都选好了,正在缸子里吐泥呢。”
摘了眼镜,范老板给了周老板一个飞眼,“咋这么体贴呢?”
“我哪回不体贴了?”
戴回眼镜,“我睡会儿。”

回了家,周老板催范老板去补觉,“你出门容易择席,回家赶快补觉去。”
范老板一大早就起床坐飞机,又遇到飞机晚点,好一通折腾才回来。顺水推舟,东西也不收拾了,倒头睡觉去了。

然后就被蒸螃蟹的香味给香醒了。

周老板端了一盘热腾腾的炒香螺出来,迎面对上睡得一脸红扑扑的范老板,“起来了?快喝点水。螃蟹蒸锅里,一会儿就出锅。”放下盘子转身又回了厨房。
范川只见餐桌上摆了几样凉菜,有海参、螃蟹腿儿、豆皮,还有刚刚出锅的炒香螺。
他喝了水,散漫地踱步到厨房门口,歪靠着门框,看里面周凯不停地忙碌,手里翻炒着海肠。炖锅里咕嘟咕嘟地冒着泡。
“嗬,这么一大桌子菜,有谁还要来家里吃饭?晚上周超要来?”
抽油烟机嗡嗡地响,周凯啥都听不清楚,只知道范川嘴巴一张一合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你说什么?饿了?饿了就先吃!”几乎是吼出声的。

范川心知眼下自己跟他就是鸡同鸭讲,习惯性地拿了三副碗筷去摆桌。

周凯手中几下翻炒,很快海肠出锅。他一手端了海肠,一手端了盘子盛着两个大闸蟹,小心翼翼地护着从厨房里出来。
范川去接,被周凯挡了,“小心烫。”
“周超晚上要来?”范川再次问。
“不来,出差还没回来呢。”说完又麻溜儿地将蛤蜊汤端上来。桌子上这下便真是满满当当了。
“今天整这么多好吃的,周超不来,就我俩人吃?”
“你出去那么久,怕是想家里的吃食了。”周凯嘿嘿笑,脱了围裙挂进厨房。拎了小瓶黄酒,“烫热了的。”
周凯平时不喝酒,年轻时喝酒误了事,也伤了胃。范川管他喝酒管得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但眼下看着要过节,桌上又蒸了螃蟹,喝点黄酒也无不可。范川便笑吟吟地洗了两个酒杯,接了小酒瓶分别满上。“一杯为限。”
“自然自然。螃蟹腿儿是你爱吃的,快吃。”这头说话,那头便殷勤地给范川布菜。
“无酒不成席。”范川端了酒杯示意同周凯碰了碰,“过节了嘛,政策宽松。”
“一杯为限,明儿还要赶早开门呢。”周凯美滋滋地抿了一口酒。
范川眼睛里闪着光,就跟月光下平静的海波,一闪一闪,一扬一扬。“你明天打算开店?”意义不明地瞟了周凯一眼。
周凯浑身仿佛过了电一般,“我不是怕喝酒误事儿嘛。”范川十指纤长,瓷白的酒杯在他手指尖轻轻那么一晃,周凯便觉得自己整个心都跟着晃起来。
周凯吱儿一声又啜了一口酒,心里暖烘烘的。只要范川肯跟他喝酒,肯跟他吃饭,说明这事儿就过去了。嗨,说起来这也都不是什么事儿,空穴来风不是。好久得狠狠地收拾一下市场那帮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孙子。他咋摸着,见着范川吃了好几片海参,心里美滋滋的,嘴里便带出话来了,“瞅着你出去这么久,脸都尖了。”
范川筷子一停,“尖了好。都说我瘦了好看。”
“谁胡说,我削他。有肉好,摸着好。”嘴上没把住门。
范川没吭气,去抓螃蟹。周凯陪着笑脸,“我给你拆,你吃其他的。”
周凯手指长且灵活,拆蟹剔肉非常熟练而且干净,就连蟹腿关节里面的肉他都能细细地挑出来。范川喜欢吃蟹肉,对黄啊膏的不在乎,所以周凯蒸蟹爱蒸公蟹。
周凯将两只蟹的肉都剔了,乘在小碗里,拿姜醋一拌,毕恭毕敬地摆在了范川的右手边。

“你都不问我去哪儿玩去了?见了谁?”范川逗他。
“嗨!”周凯又抿了一口酒,“在哪儿玩最后还不得回家,玩儿得开心就成。”
不信。“我去了哈尔滨,见朋友去了。”不出意料周凯支棱着耳朵假装吃海肠。范川在心底偷偷笑了笑。
“嗯。”
“我自己一个人又跑到漠河那边溜达了一圈,漠河那边都下雪了,冻得我……”
“没带羽绒服?”周凯一下紧张了起来。
“没带,也只得猫屋里躲着,赶忙回来了。”
周凯放下筷子,摸了摸范川的手,暖呼呼的,心里踏实得不得了,“那谁,就你那天看的那个人,叫李熏然,是周超的顶头上司。”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周凯想,该说就得说。
哦。范川拉长了声调,扬了扬眉毛。吸了一口香螺,细细嚼着。
“我想对人李熏然客气点,人对周超也客气点。对吧。”
嗯。眨了眨眼睛,算是范川对他这句话的回应。
“周超挺崇拜李熏然的,说他年轻有为。咱周超也不差对吧,他佩服的人那肯定更不差对吧。我想,我要是对李熏然好点,他提携提携周超,那小子说不准也能进步不是?”
“想得挺远呢。”
“周超正是干事的时候,我就想他好好干,什么事儿得干出点名堂来才算是干事。我现在只想着跟你好好过日子。有了你,咱怎么也得正经人做正经事才行。”
这句话戳了范川心窝子,他转了转眼珠子,把眼睛里那股酸意给转了回去。举杯示意跟周凯碰了一碰。
“也难怪你多想,我这人有时候做事容易过火。”周凯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范川嚼着蟹肉,姜醋汁酸辣酸辣的,衬得那蟹肉更加鲜美。周凯人实在,对谁好那是全心全意掏心窝子的好,又讲江湖义气。你要让范川认为周凯对李熏然有意思,范川不信,只是,那么一瞬间,自己心里疙疙瘩瘩的,那感觉说不上来。你说是吃醋也好,还是其他啥的,他还真说不上来。他既不自怨自艾,也不自惭形秽,就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这滋味就像个逗猫棒,没意义还逗得自己呼儿嗨哟。
“你对李熏然好,也是希望李熏然对咱弟弟好。你说了我懂了,以后该怎么样还得怎么样,我也只是一时气不顺。”范川回握住周凯握着自己的手,还使劲儿地压了压。
周凯睁大了圆眼睛,瞬间笑得跟朵黑牡丹似得。你看人范川多会说,咱弟弟。心里那个美,那个乐。
“行了,快吃饭,这么大一桌子菜,吃得完?”范川收回手,重新拿起筷子。
“吃得完,吃得完。川儿,你都不知道,你出门这几天,我简直是天天食不下咽,你都没发现我这腮帮子都陷下去了?这上顿馒头下顿馒头。哎!对面摊位卖猪肉那臭小子还天天在我面前吃面,那臊子香得我,哎呀呀。我就天天想你,天天想你,想得我脑仁儿疼。”事儿说开了,周老板心中石头落了地,说话更自然了,绘声绘色抑扬顿挫的。就连胃口也觉得开了。
范川噗嗤一声笑出来,“明天我给你做。”
嘿嘿,周凯乐呵呵地笑。赶紧讨好地给范川盛了一碗蛤蜊汤。清炖的蛤蜊,只给了点油和葱花,鲜香扑鼻。

晚饭两人吃得尽兴。肚子吃饱了,人便有了力气,自然晚上的活动也有了劲儿。

趁着周凯辛勤耕耘的当口,范川缓了缓神,“你说,我跟他谁好看?”
周凯一脑门的汗,“当然是……”便觉得身|下一紧,灵台短暂清明,猛地意识到自己差点被带沟里,连忙改口,“他?他是谁?”
范川眯出一个狐狸般的笑。
“川儿,这世上,就没人俊得过你。”周老板深情款款地说,逗得范川一阵大笑。
周凯脸色不好受,不是不好意思,而是自己差点被范川这个笑给整死。
笑!笑个毛线!你还要不要你的性|福了?老子快被你整断了都。
周凯决定通过更加努力的行为尽快赶走范川脑子里那些乌七八糟的想法。
“你就可劲儿折腾吧。”范川气喘吁吁地瞪他。“再有下次,就准备跪榴莲……”话还没说利索,便被周凯颠得没了下文。

“那小子黑是黑,可没我黑得好看。”周凯不忿地嘟哝了一句。
范老板此刻正跟GOD握手,什么都没听见。

后记:
首先祝大家月饼节快乐!
周凯和范川各种OOC,我也实在写不来傲娇款的范老板(捂脸)。总之欢脱是有了吧(大概吧(。
接下来两点请欣赏@伊丽莎白瓜 的《魏王叫我来巡山》

评论 ( 20 )
热度 ( 64 )
  1. 涵酱 转载了此文字
    范老板太带劲了

©  | Powered by LOFTER